感動!John Lennon遺孀號召全球把愛的光束送給天上的他

祖師奶奶張愛玲說過《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有論這是她自己的寫照,只有胡蘭成能讓她愛得如此謙卑又溫順。這種愛人的卑微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不幸)能遇上的;多年前我在內地購入一部經典書冊,名為《絕版愛情:13對藝術情侶的私密生活》,單是書名也夠勾起一個人的好奇心。這部書開啓了一首窺探情人之間的私密大門,比《戀人恕語》更有力的是愛非理論,裡面是血淋淋的實戰之事,而封面更是我最愛的(小野洋子),這世上無人不識的情侶。兩位都是重要的世紀創作人,前者的音樂後者的藝術,涉獵的命題由世界大同以至個人感受都每每經典。談藝術之前,讓我們先談情,先談愛情。

Double Fantasy: Rarely Seen Photos of and | Vanity Fair

 

 

該如何說起。記得連儂唱過:「Woman is the nigger of the world. Yes she is...think about it. We make her paint her face and dance. If she won't be a slave, we say that she don't us...」才子寫的是女人,不單是女人對男人的愛,也是這世界對女人不公平的地方。洋子()是愛了他一輩子的人,二人始於一場藝術表演,連儂被洋子演出的熱情所憾動,40年前洋子的確比他更有名,她的行為藝術為世界註下經典(如果你們也喜歡cut piece的話)。其後於1969年結婚,這對靈魂伴侶共同創作,包括後來大家都知道的《在床上祈求和平》,他們一起裸坐,背後掛著和平標語,成就以world peace為重心思想的反戰聲音。而無人不曉的《Imagine》,更是由洋子手札所發展而成的,MV中的每一個畫面都是藝術,這是一個world peace的記認。他們離過婚,他們曾經讓對方傷痛,但最後也離不開對方,因為他們是soulmates,因為他們都是凡人;連儂一再引証她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但在1980年5聲槍聲之下,他離開了,而她用一輩子去想他。一個人離開了也許並不是真的離開,洋子把他的份也活下來。2015年年底在日本東京都現代美術館辦個展,題為From My Window,我也特意飛去東京朝聖。當然,她超然的作品為數不少,但能讓我心動的有兩件。

2002年的《From my window》.

, 'From My Window: Plaza' (2002) © 2015

 

's 'From my Window: salem 1692' (2002) | PRIVATE COLLECTION © 2015

 

看過作品,大抵你會開始明白為什麼是from my window;一扇窗有內有外,風景處處但我就是想留在這風花雪月,王小波說的愛你就像愛生命也大概是這個意思。

 

 

而在的雷克雅維克北邊的小島上,有一座Imagine Peace Tower。曾經是兩個人的夢想,經過許多年,她攜帶著對他的思念完成了。2006年10月9日連儂生辰那天動工,一年後落成。這座巨型裝置在每年的10月9日至12月8日(即他被槍殺的那天),都會亮起來,Searching Light把共15道光束射上天,把message送上天國,為世人祈願。洋子每天也會前往永島主持點燈,並在社交媒體上收集大眾的心願,一同祈福,十年以來從未缺席。不是所有愛可以走到愛情,這份由愛情走到大愛的經典更令人心悅誠服。

The Imagine Peace tower. Photo: Styrmir Ká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