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裡的十八種風景〉 要感動別人不難,感動自己卻不容易。

希臘神話裡有個關於河川之神之子納瑟斯(Narcissus)與山林仙女艾蔲(Echo)的傳說。前者是個人人稱羡的美少年,後者是個個性開朗又健談的女神,仙女迷戀美少年卻換來悲情故事。艾蔲因犯事而被宙斯之妻處罰,對她施下詛咒,無法再自由說話,只能重覆別人對她的說。某天納瑟斯在森林中發現一處隱密的湖水,湖面光滑如鏡,照著他自己的美貌。納瑟斯愛上了自己的倒影,卻不知那人是自己,眼神微笑極盡吸引,自此他每天來湖中看自己的愛人,而艾蔲則默默地跟在後面守護著他。艾蔲看著她愛戀的人天天在湖水跟前與倒影談情,卻無法跟他說出真相,也無法好好跟他表達自己的愛意,她極盡難過。直至某天,納瑟斯跟湖中人說我愛你,艾蔲終於可以好好回應一句「我愛你」。這是Echo迴意的由來,即便身體消失無蹤,也能留下迴盪的空谷回音。

 

 

這是一個美麗而傷感的故事,這也是我讀藝術家梁基爵〈籠裡的十八種風景〉的創作簡介後感。他說這個作品始於遊走卡素樓旁邊的香港公園,他看見一對山角犀鳥被困鐡籠,翅膀超過一米卻無法展開飛翔,牠的鳴聲卻能遠飛千里,劃過長空。我感動於他的觸角也和他一樣想起了今天的香港。於是藝術家在前身為舊域多利軍營卡素樓的香港視覺藝術中心,用音樂、視效、燈光、機動聲響裝置配合演出喚起我城的記憶。這一座建於1900年左右的古老建築,在2018年的3月26與27日日晚上活過來。當晚上到來,四周街燈支撐著昏暗,身體遊走在古舊大樓與香港公園之中,抬頭卻看著萬丈高樓,而當聲音劃破寧靜,我就像聽到一個又一個迴響的故事,而周遭的聲音在動我心裡的回憶也在動。

 

細節無法盡說,雖然我從不怕把故事說穿,無論在任何場口,因為我相信人人都喜歡好故事,因為好故事是幻想也是經歷,是個人情感都是世界分享,所以別人早說穿晚說穿也不改當下經歷的感受。〈籠裡的十八種風景〉是一個關於香港的演出,以音樂讀出,用自身建構想像,當下與回憶重組,享受每個細節的衷情。說實,要感動別人真的不難,感動自己卻是那麼不容易,這數個晚上來回聽綵排,我深信這場演出能感動觀眾,卻在展演以前先感動自己了。

 

籠裡的十八種風景 籠裡的十八種風景

 

我祝願每個人也有個美好的晚上。

 

利申:本人有幸參與是次演出的製作過程,自己製作的節目自己寫,能先睹為快給讀者數碼傳書,Enjoy the Show!

 

〈籠裡的十八種風景〉 www.18scenesinacage.com

Facebook Live 點擊直播提醒 www.facebook.com/hkvac/videos/1561277130637947/

 

photo credit: Cheung Chi-wai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