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飛翔,能在一起就好」:「我們正在」HOCC首個大型戶外演唱會/音樂節/生活節

最近在讀心理治療師及個體心理學始創人阿德勒的書,他是為精神分析學派內部第一位反對祖師爺佛洛伊德的心理學說的人,是現代自我心理學之父,讀他的書我一直在想人與之間的關係。社會無疑是由大大小小多個團體而組成,最簡單的一個團體可以只是我和你,但延伸下去就有學校、公司、轉角咖啡店的熟悉人群,無數個圓環圈扣圈,於是我們為了適應生活、為了生活,出入遊走在不同的圈子之中,什麼都沒人際關係那麼累,對吧?

 

 

如果宇宙只有一人就不會知道什麼是孤獨,孤獨是對照人群的反應。當你晚上一個人快要入睡之時,會不會發現其實是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與脈動的聲音?那彷彿就是一種活著的証明。何韻詩應該也有過這種時刻罷,尤其是她近年開始硏究心性,學佛打座成習慣,一定懂得專注地呼吸,甚至可以體會身體跟靈魂之間的連結。當我們閉上眼,專注地呼吸,我們可以清楚感受到自己心跳與脈動,這也許是個孤獨的時刻,然而也是回歸最基本的方法。

 

DEARFRIEND 2016 HOCC演唱會
DEARFRIEND 2016 HOCC演唱會

DEARFRIEND 2016HOCC演唱會
DEARFRIEND 2016 HOCC演唱會

 

某天早上我相約何韻詩在咖啡店碰面,聊聊On the Pulse of Morning還有她的《On the Pulse of 我們正在》生活節/音樂節/演唱會。一開始的時候提到梵文的OM (嗡) – 宇宙之初的振動,星球中的微微振動,嗡嗡聲響來自物體能量的頻律發出的音波,波長(wavelength)7.23厘米,是這個最原始的頻律讓人們與環境、與地球接軌。當世間似是無盡紛亂,以修身為先,我們需要靜下來,一起找一個新的方向,一起找回那個能與地方地球連接重的脈搏,於是飄來On the Pulse of Morning 的最後幾句:

Here on the pulse of this new day

You may have the grace to look up and out

And into your sister's eyes, into

Your brother's face, your country

And say simply

Very simply

With hope

Good morning.

 

也許就是這麼一回事,一起看天空互相微笑輕輕道一句早安晚安,讓你我他知道自己並不孤獨,然後新的一天將至,那一句早晨代表著無數的希望。於是造就了《我們正在》的空間場口,我們都需要像Andy Warhol的The Factory,除了自己埋手工作掙扎生存,我們太需要一個機會聚在一起了。《我們正在 On the Pulse of》作為一個三合一的生活音樂節,除了晚上由何韻詩的演唱會以外,每個午後都有多元的音樂演出,包括本地獨立歌手、樂團、靈性音樂演出等。個人喜好當然包括周國賢跟閃靈,還有Mike Orange & the Universal Travellers,而曾文通的Singing Bowl也是不可錯過的演出。總記得你平常一個人待久了,就會發一通簡訊:「在做什麼?」。大家都是這樣打招呼的吧?「你在做什麼/在做什麼/在幹麼」,其實到最後都是我在想(起)你的意思,這個就是當下最簡單而直接 的互動。這種想起或思念,一個人連結著另一個人,成了大圓圈,在這個冬天在讓我們脈動相連,即便多孤獨疲憊的靈魂都可以被關顧,能在一起就好。

 

「年輕時,我會向眾生需索他們能力範圍之外的:友誼長存,熱情不減。如今,我明白只能要求對方能力範圍之內的:陪伴就好,不用說話。」 《卡繆札記》

 

 

HOCC On The Pulse Of

「我們正在」購票網站

Onthepulseof.com/ticketing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