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三劍俠──潮牌香水手記

每個女人, 一生總會愛上幾瓶愛馬仕

 

Christine Nagel一口氣給你五支sence

 

翻查記憶體,我和愛馬仕的所有交集都是因為Jean-Claude Ellena。在他就任「鼻子」的十餘年間,試用過擁有過深愛過的愛馬仕默默地和我一起成長。Eau de Cologne如「倒水」般的消耗量,Un Jardin花園系列有如絲巾拂臉的微風氣質、 Kelly Calenche (2007)與Kelly Bag的密不可分是其中一些有趣片段。人生唯一的一瓶愛馬仕,一直深愛著卻常常跟它擦身而過,是2004年誕生的Eau des Merveilles。圓餅狀的瓶佻皮地斜放,瓶子全透明,底座輕披上一抹橙調,師不是他。去年六月某個周日,跟Eau des Merveilles在巴黎最炎熱的一天再度相遇,身旁多了一個藍色版本Eau des Merveilles Bleue,師是Christine Nagel。九秒九速度翻查資料,原來Jean-Claude Ellena經已退休,接棒者就是她。明明喜歡藍瓶子的香氣多一點,卻抵受不了original的經典魅力,最後埋單是原裝橙瓶100毫升與藍瓶子30毫升各一,一併帶回家。

 

Christine Nagel首度染指的Hermessence系列

話完當年,今年愛馬仕的新作又有哪些?是Christine Nagel首度染指的sence系列,她一口氣交出五份以東方情調為主題的習作,兩款為essence de parfum香油精萃 (豆蔻麝香Cardamusc、麝香鳶尾Musc Pallida),三款為EDT淡 (沒藥薔薇Myrrhe Eglantine、沉香黑檀Agar Ebene、雪松茉莉Cedre Ssambac)。從理性角度看,麝香、沒藥、沉香木和雪松木一直都是彌足珍貴的原料,地位舉足輕重,不用硬銷,擺在眼前的就是份量。以感性角度演繹,Christine Nagel努力地呈現絲綢之路的永恆遙遠國度。

 

sence愛馬仕聞香珍藏系列的陣容愈見鼎盛,淡現已增至16款。

 

值得一提的,是兩款香油精萃新作的layering特質。可單獨使用,或於塗抹之後,再搭配噴灑一款sence淡,為你塑造個人獨有的餘香。

 

 

對愛馬仕皮具的忠粉而言,又有五個新色sence專屬皮套登場了,以Swift小牛皮或Sikkim小牛皮精製,蠢蠢欲動了嗎?

 

酒精出走之後,是真正的嗎?

 

Eau Triple by Buly 1803Eau Triple by Buly 1803

 

大刀闊斧地拿掉酒精成份的,會變成什麼?這是L’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兩位創辦人Ramdane Touhami和Victoire de Taillac花了三年的動人時光才得到的成品──水基底Eau Triple。直截了當的名字,故事也說得理直氣壯。

 

酒精出走了,當然只剩下水份子,但問題是如何讓香精依附在鹼性水呢?與其說Buly挑戰法國傳統,我認為Eau Triple正在界掀起一場份子料理革命。感性的Victoire說他們要給予「」全新思維,破舊立新──要與肌膚發生最親密的關係,是絕對地個人的,不是用來取悅他人!?在香氣幾乎無處不在的年代,兩口子受夠了酒精基底的霸氣,決定來個返璞歸真,將歸零重組,前中後調一概不管,利用三倍份量的香精重設的濃度和持久度,讓single note當主角,化身成12款香氣,主打花系、柑橘系和東方系香調。Eau Triple的香氣名字和素材的產地直線相連,大馬士革玫瑰、卡拉里亞佛手柑、墨西哥晚香玉、貝爾坎橙花、木曾柚子、秘魯天芥菜花是其中一些例子。由於素材是產地直送,有些植物花卉屬季節性收成,供不應求的情況時有發生。苦候多時的貝爾坎橙花(Berkane Orange Blossoms)是最佳例子。

 

Eau Triple革命徹底改造的質感、色調和用法。既然開宗明義是一種肌膚之親,於是親膚就成為憑據。為了好好滲透肌膚,Eau Triple的水基底配方經乳化處理,成為輕薄柔軟的乳液,跟酒精基底觸碰肌膚時的低溫冰涼是一大對比。噴灑前需要先搖勻,噴灑於肌膚之後要盡快以手拭擦,讓肌膚盡快吸收水基底乳液,這樣香氣無形地依附在肌膚,餘韻便可徐徐散發。

 

水造的還有一大好處,是酒精敏感的人士現在可以安心穿上香氣,連髮梢都可以好好享受。汗水淋漓的日子,不愛刺激,不會積極show off的水基底讓用家安守本份。(HKD1350 75ml)

 

 

有一種,是花旦,也是花瓶

The Exclusive Les Parisennes Baiser de Russie by Guerlain

The Exclusive Les Parisennes Baiser de Russie by

 

,很難不挑瓶子吧?究竟 total look重要,還是香氣重要?我會說,外在美重要,內涵也不可或缺。這似乎是法國嬌蘭的經典蜜蜂瓶一直以來安守的本份。2018年的Les Parisennes濃取名Baiser de Russie (HKD2210 / 125ml),以俄國的冰雪美人、浪漫女英雄為靈感,藉著麝香、佛手柑、苦艾酒、針松和茉莉花交織一種俄羅斯風味。一身通透水漾的淡綠色,瓶頸繫上翠綠色羅緞蝴蝶結,瓶身的小蜜蜂圖案浮雕,絕對是法國界最美麗的「花瓶」之一。事有湊巧,Le Muget 2018年的珍藏版鈴蘭淡(HKD4720 / 125ml)都是披一身綠意。今年的蜜蜂瓶換上磨砂漆,兩朵出自Maison Guillemette手筆的白色柯根紗鈴蘭從瓶頸兩側自然垂下,慶祝第110瓶Le Muguet鈴蘭之誕生,同時紀念品牌創立190周年。

 

既是花旦,也是花瓶的法國品牌,嬌蘭是毫無懸念的選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