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看表,有女人的一套標準!

一年前 Luxshery 叫我寫珠寶,我亳不考慮便說好。一年後的今天叫我寫表,我抓破頭也竟然寫不出什麼來。因工作關係與腕表結緣超過十年,陀飛輪萬年曆自動計事是什麼,一枚古董 PP 手繪琺瑯懷表在拍賣行以天價成交⋯⋯ 這些我都不關心,只覺這圓形加指針的物體是如此陌生。我不明白為何男士會對機械腕表的機芯如此趨之若鶩,瑞士的傳統製表工藝又有什麼叫人如此着迷?

我輕佻驕傲,學了多年也不會調教兩地時區

 

直到一天在一位資深腕表收藏家面前調教一枚兩地時區 (Second Time Zone / GMT) 功能腕表。弄了大半天也未能對好第一時區與第二時區的大小表盤,收藏家笑笑然後説你們女人就是不懂表。我想反駁,但我實在是不懂。

 

我不是要跟你剖白前半生的職場血淚史,只是想說一般人對女性與腕表的看法往往限於美麗的外表—— 載起好看嗎,鑽石夠閃夠大嗎?這當中是有㸃性別歧視的,因為科學與人類學的研究文獻都傾向相信,與男性比較女性對機械事物的興趣和敏感度是較低。但這樣就要女人對腕錶的要求和欣賞變得狹隘了嗎?

 

事實當然不是如此。經過十年光景,隨着女性消費崛起,早年把男裝腕表尺寸弄小再在表盤鑲點鑽石便當是女表的光景已不復再。各個品牌挖空心思在各個範疇推陳出新,女裝腕表已經告別男裝腕表附帶品的階段了。

 

於是今天的女裝腕表創作領域包含了:

 

幼如頭髮,小如芝麻,機芯裡面每一部份都由製表大師以人手裝嵌而成

 

尺寸大小

女生帶上大腕表看來帥氣爽朗,小腕表骨子秀氣,而腕表尺寸的關鍵是機芯的大小。不要小看一枚機芯的大小變化,大一點,少一點都牽涉到整個機芯每個部件的佈局變化。

 

 

琺瑯彩的細緻可以連鳥的每根羽毛都描繪出來

 

表盤成為裝置藝術

在丁方大的表盤上面我們找到以鑽石、黃金微粒、微型馬賽克、琺琅彩、翡翠等珍稀物料拼成一幅又一幅的藝術品,當中牽涉到古今中外的不同精湛工藝。

 

 

不知道這枚錶殼的設計靈感可是源自天圓地方?

 

表殼形狀千變萬化

如果表盤是腕表的面相,那表殼就是骨幹,支撐裝嵌着她機芯,錶盤,指針等部件。事實上今天機械女裝腕表的表殼變得十分規矩,都是傳統圓形,蛋形或酒桶形等變奏。反而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表殼設計才千變萬化。

 

特別功能

説到底一枚腕表的靈魂是機芯。要展現製表藝術的功架就要在機芯功能上不斷地追求創新和變化。其次就是時間顯示和玩偶功能,還有三問自鳴等也是鐘表傳統的高級機械複雜功能。

 

以上只介紹了一個很基本有關於機械腕表藝術的框架。但其實一枚腕表的學問又豈止這些?接下來會陸續為大家介紹一些機械腕錶的故事,希望女士也會欣賞這門獨特的珍貴傳統藝術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