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有機定無機葡萄酒?

如果你是葡萄酒愛好者,你應該有試過有機(organic)或生物動力(biodynamic)葡萄酒。簡介兩者的分別,有機葡萄酒的主要原則是不用人工肥料、殺蟲劑、殺菌劑或除草劑等非天然製品耕種葡萄田,減少對環境的污染。而生物動力葡萄酒,其實也是有機葡萄酒,但在耕種時需要遵守生物動力日曆的方式施肥,並自製各種天然的動植物土壤保養劑和肥料,遵循宇宙和自然的節律。現代人越來越注重健康及環保,有機食品已經十分入屋,那麼有機葡萄酒又入屋嗎?雖然這個趨勢越來越興,但距離取代現在沒有標籤有機的葡萄酒(無機),還有頗長的路。近日分別跟兩位來自不同的國家及酒莊的釀酒師及莊主談談他們對有機的看法。他們兩個酒莊雖然都以有機方式耕種和釀酒,但都沒有拿有機的標籤,為什麼呢?

 

你喜歡有機定無機葡萄酒?

近日跟意大利Domenico Clerico 酒莊釀酒師Oscar Arrivabene會面。如果你喜歡意大利Barolo葡萄酒,那你不可不認識Domenico Clerico,它是最能代表美艷的Barolo的酒莊之一。雖然它們並沒有有機認證,但只是不想被「有機」束縛,其實他們亦都非常有機的,平常也是用天然肥料,而採摘完葡萄之後並沒有用二氧化硫, 而是用乾冰來保護葡萄避免氧化,是另一種方法去減低化學成份。我覺得這比「志明與春嬌」的張志明用乾冰用得更浪漫!釀酒師Oscar不想受束縛的原因很簡單,他認同有機耕種對葡萄籐非常好,但卻認為有需要時可以適當地用人工劑配合去醫病,等如感冒有時真的要吃抗生素一樣。跟他一起試了5款佳釀,我喜歡Clerico Clabot Mentin Ginestra Barolo 2011年,優雅而味帶紫花、玫瑰花、紅莓、黑莓、黑醋票、土壤、烤烘及礦物等,餘韻悠長而帶點單寧的嚼口,這單一田的佳釀很有個性。

 

另外亦跟法國波爾多精品酒莊Clos L’Eglise Pomerol莊主Helene Garcin會面,並分別試了她旗下的兩個酒莊的垂直試酒會,包括試了阿根廷的Bodega Poesia精品酒莊,每年大約只出12000瓶,由2004年試至2014年。另外亦試了她於法國波爾多的另一酒莊Chateau Poesia,垂直試了2013年至2017年。問到莊主Helene她的葡萄酒是否已準備轉向有機葡萄酒方向,她說其實她旗下的酒莊全是有機耕種,只是她覺得大家對有機的定義看法不一。就算你得到有機認證,這並不代表你的有機葡萄酒完全沒有硫酸銅的成份,因為他們沒有監控這點太多,而她側著重減少硫酸銅出現在葡萄酒,這比有機更健康(即減少人體吸收銅的機會)。在阿根廷Bodega Poesia酒莊的垂直十一個年份中,我對2008年尤其深刻。此酒香氣四溢,非常幼滑而帶紫花、甘草、咖啡、黑莓、黑醋栗及可可等,餘韻悠長。另外波爾多Chateau Poesia的垂直五個年份中,我特別喜歡2014年,相當青春盛放,帶橡木、黑醋栗、紅莓、黑莓、紫花等,可現在喝又可放多10年亦可。

 

有機酒莊

其實沒有拿有機認證的葡萄酒未必沒有做有機步驟,只是釀酒師或莊主不想受太多有機監管的束縛。大家只要了解酒莊釀酒方式更多,便可選擇更多好飲又保護環境的葡萄酒!

advertisement